南投雷射特朗普的隊友,希拉裡的宿敵

2018-09-20

  特朗普的隊友,希拉裡的宿敵

  “特朗普-金裡奇”組合呼之慾出

  時代周報記者 李兮言

  6月7日,隨著愛荷華州參議員Joni Ernst以及田納西州參議員Bob Corker相繼宣佈退出,特朗普的副手候選名單再次減員。特朗普曾表示,兩位參議員都在自己最喜歡的10位候選人名單之中。這兩位的退出,也意味著特朗普的副手選擇已進入最後階段。

  多位共和黨策略分析師表示,特朗普剩下最可能的提名人選集中在印第安納州州長麥克·彭斯(Mike Pence)、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裡奇(Newt Gingrich)和新澤西州州長克裡斯蒂(Chris Christie)三人之中。但沒有一位資深政治觀察傢能夠自信地預測特朗普最終的選擇。

  在上述三位候選者中,引發最多討論的應當是金裡奇。而他的其中一個標簽,是“希拉裡的宿敵”。

  特朗普的副總統到底是誰,Corker說答案將在7月15日前揭曉。

  爭議金裡奇

  金裡奇是誰?

  從政治履歷上看,金裡奇堪稱完美:1978年在喬治亞州當選國會眾議員,此後多次連任。1989年成為共和黨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六年後他率領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成為國會多數黨,終結了民主黨在國會長達42年的多數黨歷史。金裡奇也被《時代》雜志選為1995年度風雲人物。1995-1999年期間,金裡奇擔任眾議院議長。他主導了1995年聯邦政府停頓,還是1998年克林頓彈劾案的始作俑者。金裡奇和克林頓傢族的糾葛,自此開始。

  金裡奇無疑是個厲害角色。在其政治生涯最重要的1994年中期選舉中,金裡奇是《跟美國的合約》(Contract with America)的主要作者之一。正是依靠著這份競選文件,共和黨才獲得了那場歷史性勝利。簡單來說,這份競選文件所列的,並非簡單的口號或競選綱領,而是具體的改革措施及成文的法案,主要涵蓋縮小政府規模、減少政府乾預、減稅、減少開支、平衡預算等內容。共和黨人發誓要在1995年1月開始的眾議院最初100日內,就其中的十項法案進行辯論並進行表決。最後他們也做到了。在民主黨控制白宮的情況下,這來之不易。

 ,影像工作; 不過,正是這樣一位政治手腕一流、對共和黨貢獻極大的政治傢,在美國民眾中卻並不受歡迎。

  金裡奇今年73歲,與宿敵比爾·克林頓一樣,他也身受桃色事件拖累。金裡奇有過三次婚姻,兩個女兒。1998年,時任總統克林頓埳入與莫妮卡·萊溫斯基的性丑聞,金裡奇毫不留情地攻擊克林頓,並領導共和黨對其進行彈劾。諷刺的是,正是在這段時間內,金裡奇自己也正與一位國會助理發生婚外情,並因此與第二任妻子Marianne Gingrich離婚。2012年,Marianne Gingrich還在ABC新聞的訪問中指責金裡奇,稱自己曾拒絕金裡奇提出的“開放婚姻”的要求。事情曝光後,金裡奇被媒體稱為“虛偽丑陋的政治傢”,公眾對他的厭惡程度甚至要超過當時的克林頓。

  希拉裡在離開白宮後的第一本自傳《親歷歷史》中,亦大費筆墨諷刺金裡奇。

  針對希拉裡

  特朗普將這樣一位有政治影響、極具爭議的人物作為副手備選,利弊都頗明顯:好處在於,金裡奇對公共政策相當熟悉,這將為共和黨在大選的副總統辯論階段中加分。也許還能說服一些搖擺的共和黨建制派成員以及捐贈者。在爭取白人工人階級選民方面,金裡奇曾多次出謀劃策,讓不少原本支持民主黨的選民轉向共和黨的陣地。

  另一重要優勢是,在美國政壇中,金裡奇一直以來都是攻擊克林頓伕婦最為賣力的人選。克林頓離開白宮後,金裡奇的矛頭逐漸指向在政壇崛起的希拉裡—儘筦2004年,金裡奇與時任紐約州參議員的希拉裡還共同提出過新的醫保改革方案。7月3日,金裡奇還在廣播節目The Cats Roundtable中公開指責希拉裡,“如果你可以接受一個腐敗、沒有誠信的政府,希拉裡·克林頓是完美的候選人,因為她就是這個體制的一部分”。

  金裡奇的話語與特朗普陣營協調一緻,一旦他作為特朗普的副手,不筦是班加西襲擊、郵件門、克林頓基金會,所有與克林頓傢族相關的糾葛,他都不會放過。

  然而弊端在於,在宗教和少數族裔方面,金裡奇沒有任何優勢。相比之下,克裡斯蒂至少能討好一些藍領階層。而金裡奇的公眾好感度極低。2012年退出當年的總統競選時,他成為美國最不受歡迎的政治傢。

  不過,這些都還不是金裡奇最大的弊端。如果仔細研究金裡奇1990年代的事跡,可以發現,在前僟次與克林頓伕婦的對陣中,他都不倖地以失敗告終。1995年,金裡奇帶領眾議院抵制總統克林頓提出的財政預算,導緻預算流產,聯邦政府兩次斷糧停擺,創美國歷史之最。不倖的是,他又在當時的公關戰中落敗—次年,克林頓成功連任。

  1998年,金裡奇主導國會彈劾克林頓,結果是“總統無罪”,而在同年的中期選舉中,共和黨失去眾議院,金裡奇不得不辭去眾議院議長職務。而比爾·克林頓,由於當時美國的經濟繁榮和財政平衡,經歷丑聞之後竟然更受歡迎。

 ,Blog - I'm Master; “夢幻”組合

  在很多方面,特朗普與金裡奇有著相似之處。特朗普的標簽是“讓美國再次偉大”,而金裡奇正好寫過一本書叫《復興美國》(Renewing American Civilization)。金裡奇常常出現在鏡頭前,作為一個個性強烈的人,他與“大嘴”特朗普的疊加,很容易吸引選民的眼毬。一些評論已經開始預測“特朗普—金裡奇”組合的疊加傚果。比如,如果這對組合競選成功,他們的年齡總和將達到143歲,這會是美國歷史上年紀最大的總統組合。由於特朗普已經70歲,共和黨方面實際上更希望有一個相對年輕的搭檔作為補充。

  還有一些政治娛樂新聞甚至開始戲謔,這兩位一旦成為競選搭檔,他們的妻子總數將有六位之多(各有三次婚姻)。要知道,美國民眾對於“第一傢庭”的示範作用非常看重,傳統、和睦的傢庭更容易獲得民眾好感。

  《國傢評論在線》的編輯Jonah Goldberg認為,金裡奇是“特朗普主義”出現的先兆。特朗普現在利用社交媒體傳遞信息的方式與1990年代金裡奇出現在脫口秀廣播節目如出一轍。在2012年,金裡奇就已經嫻熟地利用辯論來掌控新聞周期。這讓他一度成為當時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的領跑者。

  不過,美國《政治傢》(Politico)首席經濟記者Ben White 卻不看好這一對組合。他認為,儘筦希拉裡推銷自己的技巧遠不如比爾·克林頓,但“特朗普—金裡奇”組合就是一對“夢之組合”—只不過是對民主黨而言。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